Geloid

写给自己看。

【喻黄】只差一步

[喻黄]

[只差一步]


*一点无意义的产物 写着好玩的 看着好玩可以看看
没有名字的出现


1
我穿过正午时分的长廊,被五十年前那场战争中的鲜血浇灌的玫瑰仍在盛放。

在正午后的一点,钟声响彻全城。那座将塌毁的钟楼在战前所建,某一夜玫瑰骤然枯萎,剩余的棘刺从外墙攀缘而上。钟声敲响时没有鸽子从中飞出。空气灼热,旅馆前的门廊中没有醉汉在汗水的沼泽中点清空中飘飞的白色花朵,不只如此,往前长年累月所积攒的遗迹也都消弭无踪。一切都被昨晚的狂风吹走,只剩下我脚底有阴凉余味的砖石,透明呈液态的空气。

我一直在门前等待,在那儿打盹,直到钟声敲响在家家户户都坐在餐桌前的时辰,我才推开旅店的门。灯火并未亮起,面包剩下一半在桌上,中午的咖啡留到了现在,在任何佳肴都将在半天的时间内腐败变质的天气里,热气翻腾,无比新鲜。一切如此平常,除了静谧如史前无人的空气使我困惑。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杯子,咖啡仍冒着气泡,涌起漩涡,同你的眼睛一般,其中翻涌着,呈现湿漉漉的黑色。

开端理应是这样的,今天一整天没有疾风骤雨任何的一点阴影。当你在世间最后一声不含痛苦的呻吟散入一点的风中后,小镇在那一瞬寂静,所有人为它所驱使,扔下一切。刀叉叮当作响,白锡的盘子被掼出凹陷,佳肴因此一口未动,冒起的热气终于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苍蝇。他们在悲凉由此漫上喉头时,纷纷夺门而出,奔行在你一周前途经的车道上,为难言的力量所驱使,呼喊你的名字。任何一个角落都无人停滞,在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除了在纵横交错的道路上,全镇其余角落空无一人。

钟声照常敲响,那些荆棘在八月可燃的烈火中,以惊人的速度捧出笑靥,而丝毫不畏惧苦痛的灼人。开花的尖刺由此蔓延,终于攀上那台废弃多年的钟——最后一名敲钟人在廿年前失足坠落而死。

钟声因此而响,过去是风与荆棘所为,现下是玫瑰。它们确然盛放,有所期许又强忍悲声。


2
钟声响过后,鸽子仍停在二十年前为它们所有的钟架上,睁着显出玻璃珠恍惚的眼睛,沉着地梳着羽毛,并未惯常地随钟声而四散。

今天的三点,我仍穿行在玫瑰盛放,杂草丛生的长廊 ,它没有尽头,近整个下午我徜徉其间。青蓝色的空气中响彻无穷无尽的练习曲,从钟声的停止开始到如今,它理应从很久以前就已被奏响,与我在廿年前的一个下午所听见的,出自同一人之手,也与我在那之后无数夜间晚风的恍惚中听见的一样。

人人奔散在岔道口的迷宫中追寻你的身影,或拖着晚餐的盛装,或提着绳子所系的肥大裤子,跌跌撞撞,从昨天到现在,对疲倦无知无觉。我未受驱使,仍在此等待,直至乐声的消止,或它被小镇可能重燃的喧闹再度湮没。空气灼热乃至可燃,没有昨晚风中的夜露一丝一毫的清凉,与以往八月的任何一天没有区别,不会被阵雨的云翳所遮蔽。但全城的确已被脚步的雷鸣所攻占,我知晓他们的到临与行远,因他们不断重复,往返不止的路线。就此持续,到时间的尽头都不会有贴近你的时候。

这与两年前你谢幕时的盛况并无分别,又截然不同。在大幕重启后,你为演员们所簇拥,衣领显出油腻,终于面向所有人,神情中的茫然恍惚与多年前在演奏比赛中胜出时的一致。谢幕已至,他们起身,应喝彩,应欢呼,应有和现在足以让城三里外的人都能听见的巨大脚步声一样的,雷鸣的掌声响彻。事实上一切旋即陷入沉寂,因所有人亦期待让自己的沉默躲入满场的掌声中,成为投入沸水中一粒再也分不出的冰。这理应是镇长所说过的,整个小镇的人所有的,人最大的美德——家丑不可外扬。从八十年前剧院开演起,乃至到今天,场场座无虚席,掌声雷动,从未有过演砸的一幕。

于是我鼓掌,从你身边走过时没有停下,试图拉住你的手,但我并未触碰到,也终于未能使你逃离。此刻你在顶楼,三个硬币,靠窗的房间,趴伏在钢琴前。但我不知你是否仍在发出使全城人震颤的呼吸,姿态是否与我过去在上空听见一段相同的空奏时,你趴在窗边的一样。他们至今仍在奔走,一日内途经镇上的一切马车被叫停,为找寻那位迷途的归家旅人是否仍在哪辆马车上贪睡,以将他带回应至之地。

我不得而知。


3
在你两年前夜间终于乘车离去时,全城的玫瑰最终一夜萎谢,只有此处在五十年前战火中的遗存,仍旧盛放在丛生的杂草中。你在一周前动身归家时,停奏二十年的钟声再度响彻,鸽群由此飞散,像在眼前飘飞的花絮,醉汉为狂风清扫,砖石自史前起累积的尘垢被涤净,荆棘在八月里燃起蓬腾焰火。

全城陷入奔散的繁忙后,曾与你并肩谢幕的姑娘们在你三令五申后的两年,终于剪去发网下的一头鬈发,着节日的盛装,再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分,套上假袖,捧起昨日新绽的玫瑰所捆的花束,等候你归来。当她们拥出剧院与人群相碰时,在一瞬为同样的悲痛所俘获,与人群相融,奔行在寻觅你的途中。她们怀中所拥的玫瑰盛放,仍有露水,却在清晨恹恹欲睡,在那一刻以前所未有的迅速恢复了青春,果断地脱离花枝,扑向地面清凉的空气,全城的无数角落为花瓣遍及,再在没有终点的,漫无目的的脚步踢踏中,碾成满地尸骸的遗迹。

到下午一点时,我仍在原地,惯常地在长廊中打盹,醒来时,我头顶的无尽空奏开始缠混难辨,沉入天空中那层无波无澜的水流中,或被疾风骤雨所覆盖。在由你所塑造的静谧的恍惚中,无数的音符终于开始扭曲错位,秩序由此崩裂,直到最终断音难以拼凑,归为除蝉叫外最彻底的寂静,只因你三天前在人世的最后一声叹息彻底弭散。

三天间未有过停息的人群维持原有的动作,卡在时间的间隙,姿态滑稽,即使在摆脱你呼吸的驱使后,也依旧无人发生打断这残存的静谧。在两年后,在三天后,他们最终意识到你已彻底消失,不含一丝一毫的怜悯,被吹散,被涤去一切痕迹地离去。

钟声再度敲响,鸽子在天空盘旋,使迟到三天的哀悼循环往复。八月里大雨反常,几分钟前他们仍在满地花瓣的残肢碎骨中为你而痛哭,现下彻夜在芳香的泥水中与因持续不断的踢踏崩裂的石板上翻滚,直到天将明时睡去,一切痕迹被洗刷殆尽,就连这场雨本身都因此被抹灭了存在。最原始的睡眠因此与死相类似,更新一切,醒来时都将回归原点,没有残留一鳞半爪的遗迹。

姑娘们拖着被踩到稀烂的节日盛装睡在钟楼下,怀中仍抱着缎带捆扎的光秃秃的花枝。会有人醒得最早,将她们摇醒,神态恍惚而梦幻:

"八月可不是下雨的时候。"


—END—

【六十八色】目录整理

大家辛苦!!!!

半叶·夜殇:

六十八色联文在经历了两个月后正式结束啦w。


真的有幸请到了各位太太们陪着半叶搞这么一发大事情,各位太太们都辛苦啦。


这次的色彩联文企划是从4月6号开始,5月20号结束的,总计85篇正文,3篇G文和3幅G图,所负责的颜色和cp都收录在此篇目录内。


比较长,r18的有加粗提示,分了上下篇的有一并收录


专属tag——搞事情的颜料搞事情地掺


接下来是目录链接整理——
――――――――――――――――――――
【抹茶绿/方王】一见钟情   by: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草绿/王乔】书中人的结局,最好的总是未完待续   by:  @将烨 


【茶色/双鬼】当归入茶  by:  @一梦华胥。 


【中黄/翔戴】前线宣言  by:   @尤岭_ 


【蛋壳/肖戴】你的世界是蛋壳的颜色   by:  @清语殇_ 


【深红/韩张】Sealed with a kiss    by:  @蓁川暮萤 


【墨绿/王杰希中心】恶时辰  by:  @Geloid 


【粉绿/叶王】血汗泪   by:  @把酒临风-壬迩亡梓 


【翠绿/魏方】翠瓦  by:   @溯箘 


【淡紫/邱喻】晕染   by:  @白邬骋w 


【鸦青/喻黄】绣春   by: @叽蛋仔


【雪青/邓林】浅醉闲眠   by:  @疾虚妄 事沧桑 


【朱红/韩张】清秋心结  by:    @晶格


【黯色/喻黄】良臣忠将   by:  @北扬拓拓拓拓拓 


【粉黄/叶黄】春意   by:  @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熟褐/伞修】盲眼画师   by:   @阿静 


【祖母绿/邱乔】盗心(r18)   by:   @七步鸣蝉 


【爱琴海/邱宋】梦中的婚礼(r18)    by:  @七步鸣蝉 


【紫罗兰/杨白】紫罗兰    by:  @护真幻客 


【大红/双花】一棵三角梅   by:   @鹤楼 


【浅蟹灰/喻黄】守――羁魂有伴    by:  @君子一诺 


【钴蓝/昊翔】不负少年时  by:   @苏亦歌/叶玖琰 


【拉丁黄/伞修】末世  by:   @路过@lof 
另外友情附赠——拉丁黄(下)


【蔷薇/双花】山有木兮   by:   @林凡火虫 


【香水百合/方王】竹酒  by:   @暖若安阳——杂食者 


【灰粉绿/谦喻】队服的颜色是有讲究的   by:    @音殇七城 


【香苹果/伞修】人间已晴   by:   @长安常玦 


【赭石/江周】清欢   by:   @江轶 


【紫丁香/楚苏】集训  by:   @昔年如歌 


【波斯菊/双鬼】你不知道的事  by:    @张书裴/雨天zys 


【艾绿/肖戴】R中恋爱故事  by:   @昔年如歌 


【月白/谦喻】如约   by:   @白邬骋w 


【淡妃/郑楚】你就是我所期待的平淡而温柔的存在   by:   @狐的微语 


【秋香/修伞】秋日生香  by:    @白山瀚水_无浪海上生潮汐 


【桔黄/昊皓】(r18)  by:   @蛇_微草堂掌柜大眼萌 


【那坡里黄/叶橙】   by:   @棠棣_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藕色/喻黄】浊世   by:   @微笑之溪 


【春日青/双鬼】湖心亭  by:    @半叶•夜殇【就是lo主啦】


【嫩黄/伞修】 阳台上的花   by:    @晓 


【钛白/杨聪】武馆师傅  by:      @雲驀膜膜膜


【芽黄/王乔】等颜色   by:   @雁南 


【桔红/楚苏】投橘报橙  by:    @清岚-说故事的人 


【普兰/郑徐】龙与兔子的和平相处指南手册  by:    @千草白夏 


【柠檬黄/黄喻】捧星(r18)  by:   @司遇 


【荼白/韩张】虽则如荼   by:   @冰玲 


【中绿/王乔】森森   by:   @_千旅 


【粉红/双花】因为幸福  by:    @明月对歌-欠债太多,好想跳坑 


【玫瑰红/修伞】半生  by:   @钟情 


【绯红/双鬼】绯吻  by:   @張之丧_我本楚狂人 


友情附赠——绯吻(下)


【浅灰蓝/双鬼】The sky with you    by:  @笙子-卖瓜子的雷锋阿姨 


【黑色/王肖】不如归去   by:  @言氏九芝糖厂老板 


【青竹蓝/林方】旧时光   by:   @鸢尾开时 


【霜色/喻黄】霜色(上)
【青莲/喻黄】青莲(中)
【兰莲/喻黄】兰莲(下)  


以上三篇是个小连载,by: @三千泪尘 


【橄榄绿/伞修】当苏沐秋穿越到搞事情的颜料搞事情地掺tag后   by:    @随意 


【桃红/修伞】桃然  by:   @霜落蒹葭 


【湖蓝/谦喻】得失   by:   @音殇七城 


【土黄/韩叶】同袍  by:    @白衣【原ID风应有语 


【国美兰/喻叶】惯性记忆   by:   @鈰子君 


【月砂/喻黄】砂中刃  by:    @燕歌行


【梨花白/卢瀚文】  by:   @i梨花卷 


【里昂/安乔】丝绸之都  by:   @薯片屑儿 


【淡黄/韩张】铃铛   by:  @北朔 


【芽黄灰/喻黄】变改    by:   @我是夏天还是. 


【珍珠白/叶蓝】Das meer    by:   @梓芴笏 


【象牙白/策王】如你   by:   @悠然不过温迟卿 


【胭脂红/双鬼】留情  by:    @洛薰__淡圈的咸鱼 


友情附赠——胭脂红(下) 


【国美红/黄乐】并不需要全世界理解你  by: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晴朗蓝/韩张】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by:   @随便改个名 


【国美绿/叶皓】他不是他,他复是他   by:   @泛湖珳舟☞三观重塑中 


【柳黄/喻黄】无心插柳   by:  @白衣【原ID风应有语 


【群青/双鬼】薄暮时分  by:   @夜墨_扁舟寻旧约 


【天蓝/喻黄】一辆车 (r18) by:   @君道悟 


【米驼/黄江】树枝  by:   @紫朔月初 


【起司/韩江】与恶势力交朋友  by:   @紫朔月初 


【高粱红/包罗】关于霸道总裁与网吧老板的兼容性探讨  by:  @🍃护城河Val🔫 


【马尔代夫/周叶】如何征服英俊少男  by:   @🍃护城河Val🔫 


【檀色/邱周】檀香檀色檀木魂   by:    @白邬骋w 


【水绿/谦喻】定湖石  by:    @护真幻客 


【灰豆绿/叶喻】今天的蓝雨队长为什么是绿的   by:   @淇小荛 


【黛蓝/喻黄】None   by:    @鹤楼 


————————————————————
以下是G文场:
【硬碳/全员向】战争前夕   by:     @别伊


【苍青(软碳)/喻黄】Untold    by:    @玄以渊 


【中碳/江周江】识·色 by:    @木棉语 


————————————————————
以下是G图场:
【伞修】   by:     @木可柒 


【方王】   by:    @裹紧我的萧备子 


【王喻】  by:     @werron 
————————————————————
最后一个,是本次联文的压轴——


【纯灰/周泽楷中心全员向】论读心术的自我修养  by:   @既末何初 
————————————————————


目录到此结束啦——(半叶整理得快要死掉了嗷)


太太们检查一下自己的链接,如果收录有遗漏或者链接失败、错误/ 正文还有的下篇要一同收录等问题,可以私信告知半叶。


在办联文真的是状态百出,什么麻烦都有。可是,就是想和大家说,你们真的是非常棒,给你们打call!


联文结束后会由个人子博对于本次联文的文章进行转载整理,id—— @搞事情联文大队 。如果有不允许转载的也一定要告知,谢谢你们w


(ps:本次企划涉及cp太多不打cp的tag)

【六十八色之墨绿/王杰希中心】恶时辰

*哥尔达德=王杰希

架空单人无cp除了王杰希全为原创人物,注意避雷

为玩梗仿老马的产物,飚设定注定失败

非常非常非常雷,慎入

图片3.4MB,被屏蔽到没脾气

【喻黄】表里情人

本来说好3月9日,然而肝到了今天

我就当手机能圈人吧(喂

@雲驀 肉先生生日快乐w

原谅我这来迟很久的生贺,以及火葬场一样的字数和多变之极的文风与渣得可怕的文笔。

教科书式的ooc

[喻黄]
[表里情人]

「自问自答,他问自答,自问他答。」

盥洗室的玻璃门敞开,逸着夜半不寻常的发涩光线,扑在对面发暗的墙壁上。凌晨不应该有亮度,除了能从窗玻璃逃窜进来完全可忽略不计的灯光。不均匀,有稀薄浓稠之分,显得像罩了一块不透光的丝绒。那些纵横交错的光线没有影响耐心耗尽的三叶扇下橙黄色计时灯的亮度,扇叶又尽可能再勉力支持了会儿,灯灭下去又疲倦地转上两圈就再不动,静止在31℃的凌晨。

窗户本来紧闭,难得的夜风吹来哗啦响了一阵,终于还是没有吹开玻璃。

黄少天好梦做尽,直起身来。他盯着盥洗室的光,没有再开风扇。

“你回来了啊。”他冷不丁开口,声音发哑,手腕来回碾着眼睑,来源于对睡眠本能的贪恋。

他等了会儿,没有听到回复,就只是低头在黑暗中找拖鞋,他把左脚上的穿错的鞋再套回去,抬头盯着他。

看了很久就想了很久,应该有很多话说,出口是一句多余而必要的话。

“你等会儿,我给你倒杯水。”

他没有说太多话,脸上表情平和,脚步声分明。

一杯水被递出去,满得快溢出。瓷杯温度低过10℃,指尖触着的地方发着冷。他看着他把水喝完,看着他把脸埋在他耳侧,将剩下的水蹭到他头发上,水找了缝隙渗进去。没有任何会留下的。

他就没再说话,躺回床上不看他。

黄少天噩梦做尽,直起身来。他瞪着盥洗室亮着的灯。冷而燥的日光连窗帘都遮不住,室内大亮。

他摇摇头,强迫自己剪掉似乎是断片的记忆,仰头饮尽瓷杯漫到杯沿的水,趿着鞋进了盥洗室。

他在椅子上打呵欠,往前有人问他是否一起去食堂。

黄少天笑笑拒绝。本想再说两句,涌到嘴边的话却被切断。他张张嘴,没有发出声,过了很久只说出“谢谢”,过度简短到了让他惊讶的程度。

但他不是太在意,起身关了电脑,揉揉头发,往外走。

路上他听见有人叫他黄队。他初时没什么反应,但很快注意到的是对方的称呼。他愣了愣,接着想反驳,然后发现呼吸被窒住,所有言语被扼止。

他退回他原本脚步轧过的地方,抬起的右脚在半空停了有几秒。

他想扭头去看是谁,或许是无由来的紧张,他紧接一个趔趄,就像那一瞬困扰他的讶异。于是近乎搜索的思考被阻隔。

“妈的…”

他低头骂了句,但脸上很快平静下来,只是低头看自己的脚尖,身体却极轻地抖了一下,他意识到踩在地上的声音过响,让他无所适从。

黄少天怔在原地。

蓝雨的新人让他很困扰——黄少天就是想了很久也记不起他的职业。

他在食堂和喻文州说起这个问题。

喻文州就在他对面,低头听他讲。而他被封住的话涌出来,漫了整个桌面。

喻文州只是冲他笑,没有说话,只是偶尔让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诶队长你知道吗,刚路上有人叫我黄队,一定是新人,一定是!”

喻文州叹口气,笑着叫他少天。

他忽然觉得,像很久没听有人这样叫他。

但他恍惚着将这念头甩出脑内环境。

这种时候,就像他最近养成的习惯。他总试着讲个故事,故事的听众只有他一个人。

「我去看随队医生,医生看见我就头疼。

他问,你这次是什么毛病?

我总是要忘掉队里的新人的职业啊。

你烧退了,没把脑子烧坏吧?
说真的,应该是比赛压力太大的原因,你去学学郑轩,你看他天天喊压力山大,有几次是真的?

我没说话,但这句话在我身上确实是病句。

所以我想,得了吧,你还敢和我对喷垃圾话?

但我张不开嘴,或者是发不出声。声音就被梗在喉咙口。

当然不排除脑子坏掉的原因,你要真这样想,趁早割了涮火锅。
他还在说。

我瞪他,痛心疾首,转身摔了门。」

黄少天草草收拾了东西,转身走出食堂。

三秒前夜雨声烦倒下,团队赛进行过半。

但过程很短。

两分钟前索克萨尔遭到骚扰。

十几秒后夜雨声烦冲出。

夜雨声烦挡在索克萨尔身前,那是喻文州躲不开的攻击。所以黄少天的惯例,所需抢出的不过是一个咒术的空间。

但索克萨尔避开了。

不是意外,但他没想到。

团队赛名单有蓝雨的新人,这仅仅让他诧异。

他瞪着屏幕上夜雨声烦黑白的灵魂视角,但他想起新人的职业是术士。

他脸埋进两手之间,前额重重地磕上桌面。他霎时喘不过气来,呼吸加重,像要溺亡一般。

“妈的,这鼠标今天怎么这么滑…”

—Fin—


看完全文都不知道喻总到底怎么了系列,结尾烂尾之极

可以理解为喻总在开篇前已经便当或者失踪已久,故而烦烦出现了臆想,也就是全文全部所谓的喻黄戏份,其实不过是少天的自问自答。他以为喻总还在,所以他会刻意忘记或忽略新人的职业是术士,也就是索克萨尔的继任者,但终于比赛是显出端倪。然后少天不知所措,直至几乎崩溃的全过程

就到这儿吧,我觉得这种这种程度的东西当生贺真的过意不去啊…肉先生原谅我文力不足orz

毁了这个梗或许等等再写一次,不然我心有不甘(喂

总觉得我的废话比正文还多

#不好意思当生贺系列#